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开文学社

摒弃腐朽文化 鼓吹鲜明文风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以笔为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的后裔和战士,半个以人为本透明的替民生现实主义造像的始作俑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沽上杂俎)我像一条感了冒的公狗  

2011-12-20 23:02: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雪冬(太行山人)《(沽上杂俎)我像一条感了冒的公狗》
       
(沽上杂俎)我像一条感了冒的公狗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长个包子样儿就别怨狗跟着”,属狗的女儿常常指着我鼻子讪俞,我便每每回应她一个灿灿的笑脸。用扯蛋的态度面对操蛋的人生,因为我不可能生活在真空。

这年头只有人与狗才能构成和谐世界,当人类与犬共同贪婪着天空的臭氧时,我们就已经与它同呼吸共命运了。感染着我在苟且偷生中变得狗里狗气,还常常为狐朋狗友们“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一把,,,,。

  李霁野老先生家早几年养着一条有着皇家血统的纯种大白熊,虽说是女的,但丝毫不影响它的高贵。据说它的祖宗出生在法国与西班牙交界的比利牛斯山区,得过奖,有证书。由于体型巨大,我常看见这畜生拽着主人四蹄撒欢儿,这哪是遛狗,纯粹是玩儿人。在我们这条街上大官儿和名人很多,李老先生家是一座独门独院英的格兰式二层小楼。绿荫郁郁覆盖,青藤交织缠绕。盛夏里,就常常看见他静谧在院子里的藤椅上均匀地吸喘着“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二氧化碳味道。去过他家一次看望前辈是95年的事,其实是为了那条玩儿人的狗。都是鲁迅这丫闹的,那年我们这座城市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打狗风暴”。 这位鲁迅先生的学生与战友,五四运动的参与者,我国著名的文学家,翻译家,学者,天津文联的老领导李霁野家的狗也在劫难逃。反正“都在可打之列,无论它在岸上或在水中”。李老的儿媳就哀求着我,给宝宝

(沽上杂俎)我像一条感了冒的公狗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找个藏身之地,但不要太远,以便“常回家看看”。说着话泪水涟涟,可见人狗情未了。我说“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李老可是鲁迅的战友”。说归说,才不管蛋用。我只好大包大揽,租辆大发,陪着李霁野的儿媳连人带狗趁夜色出城,求助于天津南郊我的一个养鱼的朋友。这老弟“贫下中鱼”一个,茅屋草舍,两口子加个儿和两条看鱼塘的柴狗构成了一个“和谐”的贫困组合。车一停老鱼的两个“骨瘦如柴”公狗,便“狗眼一亮”嗅着白熊,心说“给丫办了,开开洋荤”,便不停的绕着白熊的屁股磨磨唧唧,时不时舔嗅叨扰,像他妈八辈子没见过母的。我和李儿媳拜托主人善待善待,又给了他500元钱做酬谢,将一麻袋狗粮卸车,并约定每月来看一次。大白熊以贵族身份流落“寻常百姓家”倒也没受罪,这鱼老弟的媳妇果真侠骨柔肠,像奶孩子一样伺候着它。半年后“白熊”雍容华贵更加白上加白。李家儿媳每月风雨无阻,像探监一样匆匆于那条通向鱼塘的乡间小路长此以往,,,,,,。

   回国后,一次在菜市场,买大肉的“老河南”问俺要不要狗,纯种苏联红?我这“狼心狗肺”开始蠢动。我说“中”,500元成交。两岁的苏联红体态如驴,皮毛黝黑锃亮,煞是好看。我把它带到单位,起名叫“八路”,没什么讲头,就觉得威武。命令食堂大师傅给“八路”砌了一个圈权当干休所,并委任老徐为管理员。这下好,师傅们忠心耿耿,“八路”天天过年。两个月后吃成了老干部,臃肿着没了狗性,惹得员工们国骂加抗议“几十天不知道肉是什么味儿”。女“八路”发情那叫一个骚,24小时在“干休所”里转着磨磨儿,时不常的向我“掉着屁股”。我找了一条狼狗与“八路”圈在一起配种。怀了仨月掉了。孕狗不能吃鸡骨头啊,厨师老徐“傻波一”不懂,天天喂“八路”烧鸡的嘎活。我这个气,把丫骂了一顿,解雇。

(沽上杂俎)我像一条感了冒的公狗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开国将军,1929年参加革命的老红军,原天津市委书记,警备区政委许诚(兵团级)的少爷是我的好友,每年初一晚上必在他家酒逢知己。老爷子许是拿着打狗棍参加的革命,这厮便酷好养狗吃狗,他家后院养着几条烈性犬由公务员饲养,凶煞瘆人。这狗东西“不爱红装爱武装”,只认绿色衣服,视人为天敌。有时我们进院儿骚扰便穿上军装,烈性犬便人们狗样的稍息立正一番,淌着舌头一副奴才样儿。这厮知道我在单位有两条狗,便开着车偷狗来了。先是一番贬低,愣说我们是土“八路”,后要帮我代养,死磨硬泡要拉走。我唤“八路君,上,咬丫的”,一声令下,管你红军不红军,首长不首长上前就是一口。吓得这小子连连求饶“八路,我服了,雪冬,不带这么玩儿的”。架不住情谊,我只好答应“八路”让他代养。那年春节我又去他家酗酒,“八路”不见踪影,却见一大盆腾着热气的红烧狗肉,我立马追问这厮,他说“八路”跑啦。操,他家那座将军楼森严,别说是“八路”,就是兔崽子也跑不了。从他闪烁其词的回答里,我看出了破绽,他丫在撒谎。我感觉到我吃的正是我那只“公鸡中的战斗机”。500元啊,一年的心血,我肠子都悔了。我说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后狗脾气就上来了

,像一条感了冒的公狗,擤了一把鼻涕,疯狂地当着一屋子的人,差点儿没抽丫的,把他好生痛骂一顿后含泪大快朵颐了我那身经百战的“八路”君,,,,,。

 

(沽上杂俎)我像一条感了冒的公狗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不是好裁缝的木匠做不了好厨师”,我像得了狂犬病到处嗅狗。南郊一个老板早几年给过他业务,这小子一直想报答我,俺又不是贪官也不养二奶和小姘,就去他的狗场挑了一条这小子曾经花了二万八从云南边境买来的纯种雌性可卡。这是条好狗,老弟现场让可卡秀了一番叼飞碟表演,转展腾挪,看得我眼晕,就收下了。又请我在鲜族人开的狗肉馆开荤狗席,那凉拌狗皮和蒜蓉狗蛋至今想起都令我狂吠不已。

这条重金买的狗,最后还是送给了人——我办公室的一位离任的小秘。因为我实在对它爱恨交加,无能为力。这小骚丫头,天天上蹿下跳,把什么都看成是飞碟,把我酒柜儿里几瓶藏酒稀里哗啦后,卷缸里几幅名人字画也被它嚼的面目全非。(那都是能值几万的东西啊)可卡来了例假,弄的地板上“血呼流烂”叫床不说,一开门嗖就窜了出去,妓女似的瞄着“同类项”狗里狗气。害得我满大街地找,生怕“下三滥”强奸了它。赶紧给他找个“老公”。我敲开了原66军冀副政委家的门儿,开着车拉着战友冀参谋的老婆到北郊寻找狗种。

(沽上杂俎)我像一条感了冒的公狗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老公”终于找到了,很贵族也很健壮可就是不屌我那可卡。这冀参谋老婆就趴在地上攥着狗鞭往腚眼儿送,雪白的奶子咣咣当当地晃得我的眼晕,累的她大汗淋漓砸着脚面。笑崩了我就戏谑她“和你老公在床上都没这么累吧,整个丫一个人工受精啊”。就有一串笑骂响彻在那一年的天际,,,,,,,,。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从保定府传来捷报,可卡在“鲜花盛开的村庄”“摘苹果的时候”一胎产下六崽。我的直肠又是一阵痉挛。忙给冀将军府通报:哥们儿,你孩子他妈的真棒啊,一胎六个,这活儿做的。”冀参谋先是丈二,后是爽朗,再后来便是一串“他妈的”,,,,,。

这两年又收留了几条狗,一条八岁京巴,老态龙钟,不是感冒就是发烧,还曾花了不下1000两银子为她做了子宫摘除和白内障手术。我不愿看它死在我手里,便开车放逐。女儿嚎啕,大骂畜生。我当然知道这是骂我。

(沽上杂俎)我像一条感了冒的公狗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战友送来一条雄性吉娃娃,聪明伶俐,让我训练的令行禁止犹如战士,放虎归山十几里,即便是夜里也会悄然回来,蹲着门外,为鼾声入梦的我站岗放哨,捉贼防盗。当然,我又送了人,理由有二。一是这小子太警觉,稍有风吹草动哪怕轻微的脚步声都能令它狂叫不已,吵得邻居同仇敌忾。二是这小子是个色鬼,永远的青春骚动。家里就不能有女人。府上常有帅哥靓姐品茶茗饮,琴棋书画,只要母的它必来性。冲上前去,两条狗腿搭在女士的腿上屁股一通嗨咻抽动,狗屌里就有白色的浆糊射出,有几次还把人家丝袜破了几个窟窿。弄的女士们脸色燥红羞涩不已,弄的我也没脸见人,低头尴尬的直瞅自己的裤裆。

(沽上杂俎)我像一条感了冒的公狗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最后是一条纯种的英格兰金毛犬,血统很高,它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曾是皇室的宠物。在朋友家我看着它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孙女一胎产下十二只活蹦乱跳的后生。断奶后我挑了一只最漂亮最健壮最性感的起名叫“袁莉”(那年正是袁莉牛逼闪闪时)便把它带上了我的床。金毛犬是个均称、有力、活泼的犬种,身体各部位配合合理,腿既不太长也不笨拙,表情友善,个性热情、机警、自信。因其是一种猎犬,在困苦的工作环境中才能表现出它的本质特点。同时它又是著名的导盲犬,想象着有一天我老眼昏花,指望着“袁莉”牵着我的手继续行走在无垠的路上。
  “袁莉”一天天猛长,我不得不和它分居而榻,花500元买了个笼子将“袁莉”关了独居。这小骚娘们儿可是能吃,580元一袋的美国“冠能”狗粮20天一袋,每天六个鸡蛋,什么牛奶,营养液,水果,牛肉可是没少让我破费。四个月长到了100斤。我又当爹又当娘,洗澡,除骚,溜早,夜游,为“袁莉”瘦了整整一圈儿。后来一次我上班,这“袁莉”冲开笼门儿在屋里“河东狮吼”翻箱倒柜。竟把我放在桌子上的1000快大洋全部嚼烂,无法回收。我狠狠抽丫“袁莉”俩嘴巴,动了离弃的念头,再加上我要回到母亲家去住,老娘不怕坏人就(沽上杂俎)我像一条感了冒的公狗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怕狗。
  将亲爱的“袁莉”送回本主,我恋恋不舍,一年了多少有了感情,为了它的成长和美丽,我呕心沥血不说,没少投银子,好在主人不但是朋友还是养狗的专家,我稍有欣慰,有时去看看“袁莉”,这姑娘少妇般越来越漂亮,风韵绰约像个贵妇人,只是不知咋滴,我可爱的“袁莉”今年走台的时候狗皮上咋就披上了一件透露的网纱,,,,,,,?
         唉,偶滴妈呀,我像一条感了冒的公狗,,,,,,。
 
                                         2011,12,20于津沽草舍
 

 

 

  评论这张
 
阅读(32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