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开文学社

摒弃腐朽文化 鼓吹鲜明文风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以笔为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的后裔和战士,半个以人为本透明的替民生现实主义造像的始作俑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原创)挥之不去的碎片——战友众相生(一)  

2011-05-19 15:02: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战友众相生之——黑脸李少校(原创)挥之不去的碎片——战友众相生(一)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迄今为止,黑脸李少校是战友一场35年来唯独与我还

常有来往的革命同志。来往也无大事,我不求他,他更不有求于我。人家很生猛的一个大佬,有自己的产业,属于徘徊在牛A和牛C之间的人。我则靠“卖”为生,卖劳力,买文字,有时也卖点儿嘴皮子,隶属劳动人民范畴
(原创)挥之不去的碎片——战友众相生(一)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里傻A和傻C当中的那个字母。和“失足妇女”比较,虽然都是买,但有本质的不同,卖的部位也不同。人家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并“我家大门常打开”来者不拒。我这小样儿也只能“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只是该硬的地方却不能硬且“非诚勿扰”。

   我们都是好整两口革命小酒的人,电话相约,订个地方,一来二去的就不三不四吆五喝六起来,侃得七上八下灌得十全十美,,,,,,。

       用“大”来形容李少校恰如其分。大鼻子大眼儿大脸盘儿大身板儿大脚丫子,反正除了脸儿黑(手不黑啊)哪都大,由你想去象吧。他的家庭在解放前后都很风光很背景也很著名,属于我们天津卫的大门大户,大资本家,大财主,大舵爷,大土豪都不为过,反正是他祖上的事,到他这辈儿也只有被抄家,批斗,“抓壮丁”的份儿了。
(原创)挥之不去的碎片——战友众相生(一)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虎背熊腰的他滋生着狗的脾气,报复心极强,那年在汽车连的一个晌午,让探亲的婆姨一宿掏空了精髓的指导员耷拉着眼皮命令他给他老婆买条内裤和几包卫生纸回来,这小子就来了气。憋着极大的委屈,心里就骂“你当首长的这不是侮辱我吗,你他妈咋不叫你老婆和我睡呢?”他脸一黑,把钱往地上一扔走啦。指导员气得自己骑车去买,从此两人做下了死结,从那以后连里一切脏活累活,掏地沟,刷茅房,换轮胎,轮摇把的活非他莫属。

(原创)挥之不去的碎片——战友众相生(一)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那年唐山大地震后的一个早上,李少校正撅着屁股光着膀子趴在车头的发动机上检修机器,指导员不知是看他腚疼还是老婆走了三个月了憋得他蛋痒,反正是上前用三接头踢了他一脚。我的这位老兄“仇恨入心要发芽”,心火腾的一下被点着了,该出手时就出手,他反身用手里的改锥向后捅将下去,将指导员大腿内侧靠蛋的地方扎伤。没捅着蛋捅着了马

(原创)挥之不去的碎片——战友众相生(一)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蜂窝的他自然倒了大霉,当天晚上接到后勤部的命令,

少校打起背包下到基层团队监狱门口戳大岗去了,,,,,。

战友李少校比我大上一岁,但刚当兵时也只有十七八岁。他是下乡知青,下乡的地点就是我现在居住的地方,因城市外延现在此地已经成为市中心地带了。作为同龄人,老李绝对早熟,当我还对异性的概念懵懂模糊时他已经按兵法操练少年维特之烦恼了。     每当熄灯号吹响后,下乡知青李少校便蒙着被子向同炕的我唾沫横飞地讲述着他们“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的点点滴滴。弄的我在1976年的春天里心躁动的很,整个新兵连阶段军事素质没提高荷尔蒙倒提高了不少。

(原创)挥之不去的碎片——战友众相生(一)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小芳”时不常像探监一样来部队看望少校,每次来也不见面,将大包小包的给养和香烟交给哨兵,有时还带些牛奶,麦乳精一系列,像个没过门儿的新媳妇和过了门儿的红嫂。少校对我每次都很大度地倾其所有,好像是专门给我带的,大快朵颐后我便有了下次的期盼,咱倒不是想人家老婆,而是思念那温柔丰盛的铝合金饭盒,,,,,。

(原创)挥之不去的碎片——战友众相生(一)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本来少校能继续提升,弄个师长旅长的干干,但因他的狗脾气所致后来转业到了政府机关。他再次犯愣,不愿当官就喜欢玩轮子,一定要补上在部队的失缺,便做了几年一位市领导的车夫。那年的司机号称二领导,整个一个老母牛追小公牛——牛B极(急)了。 跟着领导游山玩水,参观视察不说,好吃好喝,吃拿卡要,实着积累了一些财富和人气风光了一把。又几年我也转业到了市机关报到并担任共青团的基层领导,老战友见面的机会就更多了。我时常坐着他开的挂着市政府牌照的红旗轿车装成领导秘书,家属之类的招摇过市,牛B闪闪地追逐着上世纪即将谢幕的一抹夕阳,,,,,,。

(原创)挥之不去的碎片——战友众相生(一)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少校信守“合同“,从始至终和“村里的姑娘小芳”演绎着白头到老的过程和地老天荒的传说。我却和我的初恋——我们部队医院的一位女兵护士撕毁了契约,作别西天的云后继续着爱情的链接。

说来可笑,少校这样固若金汤的家庭城堡也曾险些被“辫子黑又长”的“达坂城的姑娘”驻窝占巢。女儿长到五岁时,一次偶然的艳遇少校家中燃起战火,小芳变脸老娘,一时间鸡吵鹅斗起来。

起因是我们文艺圈儿的一个20岁的女孩,能歌善舞又兼主持,美丽大方又能说会道,两眼常常对男人放射五倍于380伏的电压。一次在北宁公园的演出后,我把她介绍给了少校,并一起湖中荡舟愉游不羁。少校哪经受过这般刺激,愣劲和狗脾气在天使的快乐中荡然无存。小姑娘见少校英姿勃发气宇轩昂,又豪车开着,出手也大方,疑是遇见了款爷,便卖身投靠,嗲嗲地投进少校的怀抱。20年前还没有二奶的称谓,也不兴包养和金屋藏娇,再说村里的姑娘小芳人品相貌相对周正,家庭条件在当地也殷实拔萃,孩子按程序也鼓捣出来了,少校也并没有移情别恋做着“砸烂一个旧世界,创立一个新世界“的打算。但电的辐射又让他如坐针毡,像热锅里的蚂蚁饼铛中的饼。那段时

(原创)挥之不去的碎片——战友众相生(一)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间,我除了白天上班,晚上就和少校粘在一起,帮他正确处理好人民内部矛盾,帮他拒腐蚀,永不沾,帮他抵挡糖衣裹着的炮弹的轰炸,又主动到女孩子家,以一个正人君子和流氓政客的嘴脸嘘寒问暖,假装“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后让她“与往事干杯”。小姑娘被我的无耻和三寸不烂之舌搞得自己“越来越不相信自己”后我又“吃完原告吃被告”,装傻充愣埋怨女孩儿,“少校算神马东西,他不过是一块政府的膏药和胶皮,你眼光太狗啦大哥回头给你介绍好的”,并将战火引到自己身上。我又当为人牵手的媒婆,又变脸成“专为下地狱的人发放通行证的魔鬼”,终于平息了这场有我操纵的“宫廷政变”。平息内乱后,我用BB机给小姑娘发了一条短信:我不是草船,你的“贱”别往我这发了,,,,,,,。后逃之夭夭。

李少校磕头如捣蒜,涕泗横流,“村里的”也喜极而泣,老娘又变成了小芳,一家人唱着“春天的故事”,又步调一致地携手“走进新时代”了。

 
(原创)挥之不去的碎片——战友众相生(一)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新世纪开年,我去国外淘金,少校在本土“歪门邪道”。在小芳“她妈的”家人帮助下,少校一边吃着共产党,一边“翻手为云覆手雨”,几年下来个人财富呈滚雪球似的积累,买了豪宅,换了豪车,配了豪装,人也变得斯文的同时“人们狗样”的挺胸腆肚颐指气使了。他的狼狗的脾气在大环境下和小芳面前变得温柔的像宠物犬“贵妇人”,早几年又当官做了姥爷,幸福的他让我这老战友眼眶充血嫉妒死啦,,,,,。

(原创)挥之不去的碎片——战友众相生(一)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战友还是战友,时不常的我们经常小饭馆搓顿小酒,豆灯下我弹着吉他,絮叨着古老的歌谣,怀恋着与青春有关的日子里的那段军旅生涯,感慨着人生和时代的变迁,链接着战友之间血浓于水的情谊,聊侃到激动处老哥俩眼眶里也充盈着老泪,有时甚至站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一个握手,一通熊抱,才不管周遭的宁静与喧嚣,,,,,,,。

 

                                             5,18于赘言堂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