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开文学社

摒弃腐朽文化 鼓吹鲜明文风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以笔为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的后裔和战士,半个以人为本透明的替民生现实主义造像的始作俑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皮黔生——秦城监狱的新房客  

2011-05-04 23:09: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雪冬(太行山人)《皮黔生——秦城监狱的新房客》
               
皮黔生——秦城监狱的新房客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虎年岁末,皮黔生走进秦城,成为秦城监狱又一名新的副省级服刑者。

  经过长达两年的组织审查与司法起诉,曾任天津市委常委、滨海新区管委会主任的皮黔生,于2010年8月13日因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沈阳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死缓;近期,终审法院驳回皮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在终审宣判的法庭上,皮黔生获准与妻子黄桂芳相拥告别,两人以泪洗面,场面凄惨。此刻,女儿皮晓萌在海外治病,原本美满的家庭支离破碎。

  几乎与上海社保案同步,天津政坛大事接踵——2006年6月天津市检察院原检察长李宝金被“双规”,次年6月3日时任市政协主席宋平顺畏罪自杀,2008年10月皮黔生被查;加之时任天津市委书记张立昌长期抱病,并于2008年1月10日逝世。

                                      津门再造

  京津冀曾与长三角、珠三角构成中国经济三大引擎。但因毗邻首都的特殊位置,天津一向尴尬。在2008年滨海新区综合改革试点获批之前,天津的重心无外乎固定资产投资与港口经济。

  天津别名“津门”,始建于1404年,有首都门户之意。起步于上世纪90年代的旧城改造与日后大热的房地产开发,可谓“再造津门”的伊始,这也为权贵身边人提供了致富新径。

  皮黔生多年的亲密下属、北方国投董事长霍津义,于2005年12月被中央纪委“双规”。此后霍交代了李宝金及其情妇王小毛的犯罪线索;与李搭档多年的宋平顺受此牵连,在自杀后仍被开除党籍;进而是皮黔生的落马。大网得以撕裂,盖因早年同台竞商。

  李宝金19岁进入天津市警界工作,至1995年已是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比李少三岁的宋平顺则为天津市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为李之上司。两人及至案发,浸淫政法界40年余。相识者告诉《财经》记者,李宝金为人仗义,脾气暴躁,能力较强;而宋平顺为人跋扈,口碑很差。皮黔生——秦城监狱的新房客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司法审理显示,彼时李、宋即支持身边人进入房地产市场。如李之情妇王小毛,1995年参股成立了天津泰力房地产公司(后更名为浩天房地产有限公司)。该公司后来以外资身份转至开发区工商局注册,获皮黔生特批。

  王小毛在案发前,浩天以低价拿地能力著称天津地产界。如位于马场道228号的“天娇园”占地3.6公顷,建筑面积达5万平方米,其以41.5%的绿化率成为天津市中心环境最优美的地段之一。另一楼盘“天娇源”矗立在天津市最大自然风景区——水上公园的西侧。这两块令地产商垂涎已久的宝地,均经李宝金直接干预,落入王小毛之手。皮黔生——秦城监狱的新房客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宋平顺之情妇许敏,于1996年相继成立顺安企业(天津)有限公司、北方信息产业(天津)有限公司,主营消防、智能建筑、电子工程等,这均为宋的职权范围。

  此外,宋还陷入至今未了的“永基地产集资案”。上世纪90年代初,港商梁志彬经人介绍与宋平顺相识。1993年,经宋平顺帮助,梁的永基公司顺利获得天津市政府批文,以批租形式取得位于老城区和内环线西侧的一块4万平方米土地的50年使用权,永基花园项目随之启动。这个“天津市政府重点建设项目”,依靠兜售商铺、住房及台位、楼花等向京沪上万人募集资金14亿余元。时至1998年,此举被定性为“乱集资”,港商悄然遁迹,房产证被废黜,多数业主血本无归。

  “后晋干部”皮黔生并不示弱。据调查,皮惟一行贿人吴晓华,曾在开发区泰丰公园隔壁拿下一块宝地,建成高档住宅——伴景湾家园;其哥哥皮建设注册紫荆花房地产有限公司时,即从吴晓华处获得200万元现金贿款。

  “红顶商人”霍津义的最大一笔贪污,也与房地产开发关联。据纪检部门调查发现,2002年5月,北方信托下属的北信资产管理公司将位于西青区的81.14亩土地以4057万元转让给大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005年1月,霍津义以土地升值为借口,将双方签署的该宗土地转让价提高至6800万元,非法截留2352万元留为己用。

                               梦断高速公路

  除了房地产开发,高速公路建设成为天津固定资产投资的重要部分,亦是权贵资本关注的重点。

  在早年,国内公路以国营主体“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的模式建设。2001年12月,原国家计委颁布《关于促进和引导民间投资的若干意见》首次提出:“除国家有特殊规定的以外,凡是鼓励和允许外商投资进入的领域,均鼓励和允许民间投资进入。”其中即包括道路、桥梁等城市基础设施建设。

  而天津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即有民资投资高速公路,皮黔生扶持的吴晓华与李宝金情妇王小毛均是试水者。

  1995年,吴晓华在天津注册成立天津星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星运集团),皮黔生出任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双方商议在轻轨铁路、高速公路、地产开发等方面合作。1997年1月,天津计委批准了中外合资建设经营津滨高速公路第一段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即建设5.6公里路段,总投资2998万美元。投建方天津快速(集团)发展有限公司由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公司(霍津义任法人代表)与星运海外轻轨发展有限公司(吴晓华任法人代表)合资建立,注册资本1199.2万美元,吴以港商身份占60%,经营期限50年。

  此后,双方以同样的股权结构成立了天津津飞交通发展有限公司、天津津粮交通发展有限公司、天津津胡交通发展有限公司、天津津港交通发展有限公司,分别承包津滨高速余下的四个标段。

  津滨高速项目于1998年10月正式开工,吴晓华自身并无充裕资金提供,故而上述公司4.64亿元注册资本,截至2000年元旦尚差2.16亿元,大都为吴晓华所欠。吴反倒以五家合资公司100%的股权抵押,从银行获得6.25亿元贷款用于修建津滨高速。

  由于通货膨胀、拆迁、设计变更等导致建设成本增加,吴的贷款到期后无法偿还本息,后进行债务重组。在津滨高速通车后的2003年6月间,吴晓华找到皮黔生,皮指示开发区财政局为吴实际控制的公司垫付3500万元修路资金。

  交通、房地产等基础建设领域向来是腐败重灾区,利益相关者均想从中分得一杯羹。如王小毛即依托李宝金的权势,相继揽下津晋、津汕、津岐、京福等多条高速公路天津段的投资经营权。

  自1999年开始,王小毛的浩天集团与天津市高速公路投资建设发展公司(下称津高速)合作建设津岐公路和京福公路(天津南段),总投资分别为2.08亿元和1亿元。王小毛一直拖欠注册资本,分持上述两公路40%和60%的股权,前十年收益则按王小毛得九成分配,剩余年限至合作期满按资本金比例分配,且每季度结算一次。

  由于缺乏修路资金,王小毛与吴晓华手法类似,以建成后的收费权为质押,借力于津晋高速从建行贷得10.7亿元。

  吴晓华沾手的津滨高速,预计建成的2000年销售收入为9658万元,以后逐年攀升,至2030年计划年销售收入将达到7.7755亿元;而津晋高速的内部收益率测算也高达21.64%。如此的收益,仍不能阻挡其贪欲,王小毛将手伸向投资40亿元的津汕高速,最终资金链断裂。

                               皮黔生滥权背后

  59岁的皮黔生本可拥有更好仕途。在其任内,获得国务院批复的滨海新区,下辖三个行政区(塘沽、汉沽、大港)和三个功能区(开发区、保税区、天津港(8.42,-0.08,-0.94%))及东丽区、津南区的部分区域,规划面积达2270平方公里,人口152万。

  而20年前,皮黔生出任天津开发区负责人时,那里还是一片盐碱地。其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助理期间,一度集开发区规划建设、土地管理、房地产管理、环境保护四个局长职位于一身,由此得“皮四局”绰号。

  据判决书,皮黔生所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均与星运集团董事长吴晓华有关。其贿赂总计755.19万元,其中包括皮黔生女儿在纽约的一套房产。

  吴晓华持毛里求斯共和国、香港两地护照,比皮黔生小两岁。简历称其早年受教于北京大学经济系,其1980年起创办星运香港发展有限公司,投资遍及泰国、加拿大、新加坡、中国内地和香港。

  皮黔生所涉滥用职权一项,亦与融资平台关联。此事源于1996年,时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的皮黔生决定,开发区投资公司支付2.2亿元收购星运集团51%的股份,通过后者进行海外融资。

  但2.2亿元买的是一个空壳公司。司法机关调查认定,星运集团为吴晓华在1995年间重复验资设立,虚报注册资本2980万美元,与其用来注册验资的另11家公司相互不存在投资和股权关系。

  在购买股权前,时任开发区财政局局长、开发区投资公司总经理霍津义等人曾赴国外实查,回国后向皮汇报该公司没有真正实力,但皮未予理睬。而吴晓华骗得的2.2亿元,大都无法追回。

  法院认定,皮黔生在启动收购时,并未经开发区管委会会议讨论,也没有经过相关职能部门的立项、批复、审核,甚至未对星运集团资产进行评估,仅以吴晓华提供的虚假资金到位情况作为股权转让依据。

  显然,这并非孤案,资金还通过其他渠道漏出。

  那些曾经的主人公,殊途同归,不过仅皮黔生被追究了除受贿罪之外的滥用职权问题。宋平顺已化尘土;李宝金、皮黔生均获死缓,同在秦城监狱不同的监室;霍津义、戴成文、王小毛分别获判无期、11年和6年;吴晓华涉嫌行贿案,不日也将开庭审理。

 告诉读者的是皮定均将军没有这么一个儿子,皮黔生的父亲原是驻津部队一个医院的政委。曾住过天津五大道之一的睦南道99号院。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