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开文学社

摒弃腐朽文化 鼓吹鲜明文风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以笔为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的后裔和战士,半个以人为本透明的替民生现实主义造像的始作俑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朝花夕拾)那年 那些人 那档子事儿(一)  

2012-03-14 23:01: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时候你太想忘掉一些东西却偏偏无法忘记,,,,,,。

(朝花夕拾)那年  那些人  那档子事儿(一)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一)常宝华救驾

我愧对常老,是因为他对我恩重如山。

那年,我宅在公主坟海军司令部,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常宝华家等待分配工作。白吃白住不说还百无聊赖地经常和大院的几个子弟寻欢作乐,喝酒神聊。记得其中就有海军政委苏振华的儿子。“西山红叶好”的一天,常老和天真阿姨约上我去香山赏秋,我们驾着车从大院西门奔香山而去。

踱步山上,满目层林尽染,姹紫嫣红,又有雀鸟啼鸣浅吟,惹得我青春躁动,烟瘾犯了。我避开人群和写有“山林中严禁明火吸烟”的警示牌,在一处幽静的小路旁掏出香烟,贪婪的吞云吐雾。这一举动不知被哪位警惕性极高的“王连举”告密给了山林防火员,一时间四个带“红箍”的汉子将我团团围住。一个铁塔似的黑大汉凶煞地一把揪住我的脖领,勒的我喘不上气,自然也就成“地富反坏”的孙子状。英雄落难,我像被山豹捕获的猎物,不时地被“红箍”们肘击脚踹,推搡臭骂。“我说我是军人,我说我第一次来香山,我说我接受处罚,我说我下次改正”,,,,,。我的抗争被“霜重色愈浓”下的野蛮湮没。“革命亦如此,斗争见英雄”,丫的,陆军出身的我,丛林作战便一败涂地,嘴角就有鲜血流出。我战俘一样被搜身后押下山去,等待着大刑伺候,,,,,。

(朝花夕拾)那年  那些人  那档子事儿(一)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找不见我的常老和家人便循着嘈杂追去,将“座山雕”一伙匪徒拦在山腰。穿着海军军装的常老大喝一声“你们干嘛?有事说事,

打人不行,找你们领导去”。常老的大女儿哭喊着揪住黑大汉的衣服不放。也不知是常老的话还是常老的名镇住了土匪,几个人一眼认出了老先生。“这不是大腕儿常宝华吗?”(那年常老被评为全国十大笑星)便弃我于旁,围住常老磕头作揖,媚像写脸。

下山来到香山管委会,一个主任模样的领导边听着我和“红箍”陈诉边给我们沏茶点烟,点头哈腰的劲儿生动地刻划出一副奴才的嘴脸。常老要求1,给我看病,2,处分或开除这几个野蛮的员工,3,向我们道歉。几个在山上凶神恶煞的汉子此时低头无语于墙根儿旁,像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听着主任对他们的咆哮,大气不喘。

我在管委会洗了把脸,医生又给我上了点儿紫药水,并无大碍,不用上医院。打我的人已经赔礼道歉并勒令停职检查。我总算挽回了面子。斗争会开成了茶话会,“红区风光好”,服务员端来了山上的榛子,核桃,柿子,糖果,升腾着“军民一家亲”的浓浓情氛。太阳就要坠落,我们一行也该走了(此时屋外已聚集了许多来瞅一瞅常宝华的人)。行前,常老满足了主任提出的小小要求,和大家合影留念后打道回府。

路上我在反思自己,一,是我当初破坏了规矩,酿成火灾那就不是常老能平息的事了。二,如果没有常老的名气,在当时的气候下,我的皮肉之苦不是许云峰也是江竹韵,更有栖身渣滓洞的可能。三,真不该给常老一家找了麻烦。四,旅游景点工作人员的素质亟待提高,任由一群土匪豺狼当道,再美的红叶也会被污染的黯然失色,,,,,,。

这件事在我心中挥之不去,多年不见,常老您还好吗,,,,,。

(朝花夕拾)那年  那些人  那档子事儿(一)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二)冯小刚求助

那年,我在北京炎黄艺术馆的一个部门当经理。在馆内的一块空地上刚刚忙完著名画家黄胄的骨灰安放仪式,傍晚,我发动车准备打道回府。开到馆门口,站岗的武警排长挥手拦车说:经理,有一个剧组要在咱这选个景。说话间一个小子从葛优开的一辆宝马车里下来,凑到我眼前又是握手又是递片子。名片上写着:电影《甲方乙方》剧组导演冯小刚。说实话,我很少看电影,但葛小子不算陌生。那年我的一个部队上的女朋友在冯小宁导演的电影《大气层消失》里担任服装和配角,剧中葛优初生牛犊。可冯小刚是谁?我真不知道。和我搭讪的剧务小伙就很贫地叨叨着剧情,如数家珍着导演的业绩。我很烦,便待搭不理地哼哈着。剧务又是一通瞎掰,诸如:此剧将会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电影的里程碑,在您这里拍摄将会提高艺术馆在全国乃至世界的影响力。我们会将艺术馆全景入戏,有许多当红影星助阵等。说话间冯小刚从一辆不起眼的破车里履着双军跑布鞋,穿着件土不呛呛的皮夹克,蓬头垢面地钻了出来。小剧务屁颠屁颠儿地介绍着我介绍着他。冯导一把攥住我的手使劲地摇着。这小刚的脸像没蒸熟的包子——死摺一堆,咧嘴一笑,大牙花子狰狞,整个一个二赖子。我心说:你丫也太磕碜啦,北京咋会有这么丑的人?就哈哈大笑起来。冯小刚也堆砌着笑靥(虽然比哭还难看)向我求助。我一般正经的回复他:艺术馆是黄胄先生私人的领地,你在这里拍摄要征求他夫人郑闻慧女士的同意。小刚连说:是,是。我带他上楼引荐给了黄夫人。

(朝花夕拾)那年  那些人  那档子事儿(一)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坐落在

北京安定门外慧忠路的炎黄艺术博物馆,是我国第一座大型的民办公助的现代化艺术馆,于1991年建成。艺术馆建筑新颖,设备先进,集民族性,时代感于一身。以收藏当代中国画为主,同时收藏古代中国字画,文物。馆藏丰富,价值连城。北京武警部队一个排驻守在此。在这里拍摄,人员繁杂,灯光道具一通折腾,对馆内的珍品和安全造成威胁。但这些固若金汤危言耸听,在冯小刚“三寸不烂之舌”的聒噪下,顷刻土崩瓦解,《甲方乙方》顺利地拿下了同意拍摄的“许可证”。那张“北京最丑的脸”笑出了一脸的灿烂后给我了一个深情的拥抱。

  拍摄顺理成章。那天在艺术馆的大厅和从未打开的“尼古拉”大门金碧辉煌地张开怀抱,“北京最丑的人”呼风唤雨般地调动着“北京最丑的秃子”葛优赶拍剧中“召开记者招待会”的那一幕。馆内工作人员和武警战士共同维护着秩序,我换了身行头参杂其中,由冯导安排在芸芸众生中过了一把记者瘾。这是我第三次参加电影的拍摄,虽然这组镜头后来被剪辑无情地删去,,,,,。

电影《甲方乙方》果然为冯小刚,葛优奠定了在中国电影史上举足轻重的地位,我想,“北京最丑”的这两位老哥俩,不应该忘了当年的我吧,,,,,,,。

(朝花夕拾)那年  那些人  那档子事儿(一)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三)张铁林玄字

那年由“对影成三人”税变成“孤独一枝”的我远离城市的喧嚣,寡居在北京昌平的一栋公寓楼里。寂寥的我晚饭后就抱着吉他《听妈妈讲过去的事情》。这里离秦城监狱七公里,休息日就驾车走马观花在禁地转悠,幻想着一睹“四人帮“风采。领导怕我”孤帆远影”导致歇斯底里“叫床”,便安排单位的一个“日本鬼子”陪住。“小日本”叫竹森雅裕,我们叫他“塔嘎毛利桑”。毛利桑文质彬彬但一句汉语不会,我更是除了“八格牙路,米西,吆西,苏嘎”这几句协和语便一窍不通。但不影响交流,晚上他做“意大利面条”(法西斯蒂爱吃这口),和北海道干鱼沾美极鲜请我品尝。我回应他三鲜炒饭,大葱蘸酱。喝着日本清酒得意忘形的他吹起了口琴《拉网小调》《“樱花》。我一通吉他《狐狸的故事》《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还有那“融化在蓝天里”的啦呀啦,,,,,,。

许是我们张牙舞爪或歇斯底里惊动了住在对门儿的著名演员张铁林,他便隔着阳台招呼我到他家唠嗑。这老弟和我同岁,有着英国籍华人的身份。1987年,铁林赴英国留学,十年后加入英国国籍。1990年代初赴香港发展,与徐克签约,参加了《黄飞鸿》系列电影的拍摄,1996年转入凤凰卫视主持电影专栏,不久,回到内地发展。此刻朕上正做着《还珠格格》里皇帝的美梦。

铁林家富丽堂皇,雍容典雅,空气中透着浓浓的墨香,刚写完的书法作品铺在条案上,与古香古色的家具对称出皇帝的威严。老弟热情地茗茶奉烟,寒暄介绍刚从外地来京的弟弟“见见雪冬大哥”后开聊。这皇上不皇,牛仔T恤透着利落,我这九品小吏却西服革履,人们狗样。    

(朝花夕拾)那年  那些人  那档子事儿(一)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曾在天津电视台演员剧团工作的他,算是我的半个老乡。铁林幼年随父母到
西安高中毕业后到临潼农村插队。 1978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大二时,初涉影坛在《年轻的朋友》中饰我军战士小何。 1983年出演故事片《火烧圆明园》、《垂帘听政》,又在《大桥下面》出演见义勇为的男主角,该片获得文化部故事片一等奖。  1985年与龚雪合作,拍摄了《多彩的晨光》,出演电视剧《三月地的初春》等。 1987年,赴英国留学,四年半后他留校任教。此后为bbc拍摄纪录片,给好莱坞导演乔治·卢卡斯当副手,他拍摄的短故事片《外国人》获得了英国学院奖。九十年代初进军港台,曾与徐克签约,在《黄飞鸿》中演孙中山,后又出演徐克影片《仙鹤神针》等。演戏的同时,他还写剧本,
(朝花夕拾)那年  那些人  那档子事儿(一)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
山不转水转》、《孙子》、《椅子》等。铁林的书法厚重洒脱,一如行云流水延绵又有雷霆万钧之势,此造诣,还得益于他的收藏。尤其是明清名贤手札的收藏,不仅量多,所涉面广,且又多是难得之精品。手札收藏,这其中,多少与铁林高价竞拍《赵之谦论学丛札》和上博斥巨资购进《钱镜塘藏明代名人尺牍》的带动分不开的。他以其特殊的身份,为手札收藏在社会上造成了广泛影响,掀起了一股手札的收藏热。老弟说起书法,眉飞色舞,滔滔不绝。看得出他的痴迷已经深入精髓。掰着手指如数家珍地向我炫耀着他的珍品,向我剖析书法艺术的渊源和历代书家的风格。娓娓道来中怀恋着故土人情和演艺生涯,满足感溢于言表。

            我们成了好邻居。

铁林当年的车很拉风,很酷的一辆豪华切诺基吉普。带着墨镜的他风驰电掣般穿梭于城乡之间,皇阿玛名不虚传。小区的路窄小,我回来晚,有时我的车便堵塞了他的车,铁林在楼下就冲着我的窗户呼我。我便下楼给皇上闪道,那次他到我单位找我,约几个朋友一起喝酒吃饭,遗憾的是我回了天津,失去了和皇上共膳的良机。
     想起一缕茶香氤氲在墨香之中的那一幕,这升腾的香气令我至今难忘,,,,。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