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开文学社

摒弃腐朽文化 鼓吹鲜明文风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以笔为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的后裔和战士,半个以人为本透明的替民生现实主义造像的始作俑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在灵魂之处翻滚——写给博友ABCD及Q的信  

2012-04-03 17:05: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灵魂之处翻滚——写给博友ABCD及Q的信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尊敬的ABCD及Q:

节气忒灵,清明时节一准儿就有霏雨和阴霾光顾津沽,搅得人心揪揪的。想写点儿轻松的文字,不敢,怕惹恼了肃穆的天条,情绪也不禁严肃起来,就摒弃打诨的杂谈说些沉重的回忆吧。

这段时间我有足够的时间去梳理岁月的脚步,我翻出《血色浪漫》《大院子女》《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梦开始的地方》《幸福像花一样》《幸福有多远》那老掉牙的电视剧重温旧梦。特别是石钟山的作品令我爱不释手。我沉浸在剧中的人物之中,仿佛我又哭着来到这龌龊的世界和回到了曾经住过几年的那个叫大院的地方,,,,,。

   今天之所以区别昨天,恰恰是因为昨天的感受依然在我心中。

 在津城一隅,我们部队大院其实是十几排三层楼房,住的都是当年驻津部队团以上“支左”干部。那个天津老副市长后来的卫生部副部长胡召衡就住在我的前楼。不远处有海军驻津部队的一个大院和66军一个团家属院。楼房是“战备”那年为这些“三支两军”人员盖的住宅,连窗户门都漆成绿色。肃穆中透着敦实。亲人子弟兵居住,地方政府哪敢“偷工减料”。大院很静,白杨树枝繁叶茂,时常被穿楼而过的风吹得沙沙作响。两树之间就有背包带串起的绿绳挂满了绿色的被服和军装。清晨,傍晚,就不时穿梭着苏联华沙和嘎斯69军用吉普,更多的是“飞鸽”“红旗”悦耳的铃声回荡在楼宇之间。华灯初照,煎炒烹炸的氤氲和锅碗瓢勺的交响伴着葱香肉气弥散进政委,主任和个个带“长”字家的窗户里。更有你家“李玉和斗鸠山”,我家“杨子荣舌战百鸡宴”,他家“阿庆嫂调戏刁德一”西皮转二黄在那个年代和谐唱晚。

   每个人都是青春飘过的云,都有过青春的苦与乐。我们在阴霾中回忆青春,感叹青春强大的力量和不朽的生命力,也许这是迷茫青春与灰色世界的一场华丽的战争。

我们是从小偷幼儿园的向日葵,爬到墙上往过路的人身上吐痰玩儿的一代顽主。如果可以选择,我情愿回到上世纪的光阴间生活一阵子,因为那时候有我跳跃的梦,,,,,,。后楼杨政委高大魁梧,他女儿是我们部队医院的护士。这老头爱下象棋,夏天大裤衩子老头衫拿着把大蒲扇满楼喊着找人对弈,我听到后便扔掉碗筷奔跑下楼和他楚河汉界一决雌雄,还时不常拧他的耳朵,掏他的裆。商主任的小女儿和儿子都在部队,我从部队休假就喜欢到他家和他胖胖的大女儿唠嗑打诨,讲些下流的笑话,逗她的脸由白变红,由笑变怒。一门的周叔叔是资历很老的一位38年团长,因为烂腿和烂裆,离职休养。二个操蛋的儿子是我的玩伴儿,我们常常穿着校呢大衣到海军大院找肖政委的儿子和海军子弟们寻衅滋事。我更是把海军杨参谋长在东海舰队当兵的女儿拍了“婆子”摸了胸,后来时不常和远在上海的她鸿雁传书。

在灵魂之处翻滚——写给博友ABCD及Q的信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那年代,干部子弟的概念就是一个“动物凶猛”,我们是一群精神贵族和灵魂的的漂泊者。我们穿着带领章的军棉服,挎着“军挎”,不带军帽,剃个秃瓢,足蹬“三接头”骑着二八“永久”“凤凰”,拎着邓丽君靡靡之音的日本三洋录音机,高喊着“无产者失去的只是锁链”后招摇过市,爱谁谁,闪开。递牙者,掰之。

比北京“老莫”还要高贵的天津起士林和只能凭《高干证》方可入内的干部俱乐部当年仿佛是为我们开的。记得有一伙儿在天津有名的玩闹,挑号“白楼一般高”,在河西横吃横喝,无人敢惹。我就在起士林餐厅把点燃的烟头塞进了他们首领的酒杯里后叫板“不服你丫找我”。您想,谁敢和军人碴架,我们自然王者归来。

 什么都可以重新再来,只有青春不能。我们用胡闹和刺激祭奠自己的青春,证明我们曾经拥有。多年以后回头看到我们散落一地的青春碎片,用心吼:我们曾经年轻过。

福楼拜那小子说:一个作家在他的书中必须像上帝在宇宙中那样,既无处不在又无迹可寻。这就相当于盐在水中,我们看不见盐的存在,但只要轻尝一口,就知道它是咸的。

在灵魂之处翻滚——写给博友ABCD及Q的信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这天地之间,每个人肉体的生命是平等的,但他们的灵魂却不见得平等。我们都是光着屁股来到这个世界,没有什么身份而言。我们既熟悉又陌生,像一个勺子里讨饭的类聚又似两股道上跑的车。除了父母亲朋,毛主席他老人家熟吧,要是不常到天安门广场去看看,还真不知他留的是分头还是背头。前两天见到我一个战友的老公,聊起这位在部队医院当护士的女战友,不免唏嘘泪下。这个战友的父亲是我母亲的冒号。可她生命的每个阶段都面目全非。在部队给我写信搞对象我没答应。没入党没提干,回到地方,单位破产。下岗后搞个对象没本事,没工作,还在监狱蹲过几年。干个制作洁洁灵的小作坊,又被工商局查封了。怀了几次孕习惯性流产,生命的后两年开了个饭馆,孩子也生了一个,生活总算有点起色。请我喝酒时披金戴银,吟诗对句,豪爽的像个爷们儿。后来又得了心脏病和高血压。饭馆是租人家工厂的地界,石家庄欠厂里的钱,她充大头,替人家要,不给就喝敌敌畏。死在石家庄,很惨。为义气搭上自己的命,厂里也没赔几个钱。死后半个月的一个晚上,我差战友到她饭店去看看她那鳏夫如何?你猜咋滴?她老公正和一个曾在饭店当服务员的小娘们儿浪声浪语,勾肩搭背,明铺暗盖,对酒当歌呢?我操,尸骨未寒啊。

在灵魂之处翻滚——写给博友ABCD及Q的信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美好的东西都是短暂的,这大概就是一种悲哀。生离有时比死别还要痛苦,我一通嚎啕,盈满眼眶。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沉浸在这不能自拔的痛苦之中,到我们部队医院流连,到我们曾经豪饮的地方夜永酒阑,杯盘狼藉。二十年了,我依然不敢怀念她,不敢读她曾经朗诵过的诗,就像抽打在我身上的鞭子和血,就会看到自己人到中年的污浊与卑微。我把她送给我的那本史铁生的《灵魂的事》和《铁皮鼓》静静地戳在书架上,孤零的像座纪念碑。我血液里的战友竟被尘土和生活掩埋的这么深,怀念她,只能让我更加羞愧。后来我们埋葬了她,只是为了顺手埋葬了自己的青春。

爱情就是皇帝的嫁衣,看着富丽堂皇,其实一丝不挂。我不是情圣,更不是情种,但是个很容易让女人受伤的男人。在这个世界上,有的人天生就是为女人活着的,可我不是。在我们只有一次的青春里,爱情也不止一次撞上我的腰。但爱情就是不能向卑下的情操低头,所以我不成功。即便沧海桑田,即便当爱已成往事,但毕竟曾经爱过。没有爱的青春多么荒唐和寂寥,打死我也不会不去享受这爱的滋润。如果爱和青春对等,那我就大声的对天呐喊:我没有辜负青春。

人生止在呼吸间,我不知道自己的气质是靠近文人多一点还是离痞子近一些,一个文人辞彩和跌宕思维的魅力要远远超过沉郁博赡的诨者。小时候我最怕人说:瞧你那高尚样儿,谁拿你当雷锋啊。当旁人和长辈谆谆告诫自己洁身自好,女人是老虎千万别碰,女人是糖衣裹着的炮弹万万别动时,懒散如我一定会吃掉糖衣再把炮弹打回去。

 纵然我曾经对某个人魂牵梦索,刻骨铭心,但竭泽而渔,力有不逮。当爱情蒙尘时,以短暂的挥别丈量心理的距离,后退半步来感受婚姻的品质,不失为一种灵魂的调试剂。过去的就是过去了,内心冰冻的河流仿佛解冻。如果再回到从前,我一定会好好恋爱一场,好好享受这山呼海啸般的浪漫情怀。

   然而,然而,我很惭愧。我的巅峰时刻已经过去,不可能再回到从前,就像乾坤不能倒转。

                       睡吧,朋友。让我的灵魂得以稍息。

                                                             

                                                       写在清明之夜万户萧瑟鬼唱歌时

 

 

 

 

 

 

  评论这张
 
阅读(374)|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