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开文学社

摒弃腐朽文化 鼓吹鲜明文风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以笔为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的后裔和战士,半个以人为本透明的替民生现实主义造像的始作俑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津沽杂俎)阳光下我感到一阵发凉  

2012-08-25 22:19: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雪冬(太行山人)《(津沽杂俎)阳光下我感到一阵发冷》
      

(津沽杂俎)阳光下我感到一阵发凉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到了车辆年检的月份就像进了月子,电话就频繁震荡耳膜。也不知我的信息咋泄密的,男的,女的,半男不女的就差叫我爹爹了。目的只有一个“帮我验车”。高尚的说“不用您出头,为您解决后顾之忧”。卑鄙的说“赚您几个小钱花花”。 于是,车管所前,这样的“车虫”如雨后春笋般拔地开来。

                                     好一条就业缝隙。

那年,我从国外飞回天津,仅仅是为了驾驶证年检验证。车管所远在郊区,战友冀参谋便开着新买的别克车鞍前马后。到目的地还没下车就被蝗虫般的“临时代办”团团围住。听口音八国联军夹杂着“儿哥,吃踩瓜,蒜甜儿哒”津郊王庆坨味儿。这些南腔北调分明向我们传递着一条亘古不变的法则,就是“没有我们,自己根本办不了,不信试试?走两步?我俩血性上来,避开蝗虫,既然来了就不花那份冤钱。你猜咋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大厅里人头攒动,乌烟瘴气。秩序的排队不时被“车虫”加塞儿扰乱,警察叔叔慢悠悠地吐着烟圈儿,啐着茶根儿才不管你心急如火。排了两小时队,脚步才前进了两米。要是这样,我下午飞回韩国的航班一定是赶不上了。我缴械投降,忙找来一个当地的虫子,求他半个小时内解决战斗。我跟在他身后目睹着他的神奇。这小子可能是警察的孙子疑惑警察是他孙子,各项关口孙子都能畅通无阻,直接上前把单子一递,朝窗内叔叔们乜上一眼,鲜红的大印便落地砸坑儿。体检更是自我坦白,叔叔操天津红桥方言问“嘛个儿?”我:一米八十。“似力”?我:左眼1.5,右眼1,1415926(还你妈元揍率)。“塞盲吗?”我:好色,不忙。“有嘛病?”,我:脚气算吗?。叔叔笑了,鼻涕淌到嘴唇。“你是唆相声的吧,贼大藏头发,都快赶嗓老娘们儿啦。完瑟儿啦,揍吧您啦”。我低头致谢,随手向窗口扔进一包“中华”。

虫子没有戏言,20分钟搞掂。我递给他劳苦费100元,离开了可爱的中国。

       今又年检,不是验人是验车。我没有时间去排队,便托小区旁搂的一个中介(就是车虫)帮忙打理。验车费,车船税(又他妈的睡),滞纳金,代办费缴了1200元。车是验了(虫子还把我车前保险杠刮了一块)但章盖不了,我有两条违章。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全国驾驶员又有了新“龟腚”,凡是在七月一日以后违章的均在罚款的同时扣分。这龟腚我“屎”终不解?你违章罚款就得了,扣神马分?无形中让驾驶员为国家二次纳税。你大把的钱慷慨地“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毫不心疼,却反过头来从老百姓空空的行囊中豪敛强夺。你看看现在“开车没有骑车快”屁大的一条小道摄像头监视着你。通衢大道限速60,罚款种类五花八门。天天坐在车里扶着方向盘像共和国的孙子般战战兢兢地通过敌人的封锁线。

                                 这车让人怎么开????

我开车到区队缴罚款,路两旁停满了车,我以为是免费停车,因为我毕竟是来给国家送钱的。一个汉子走过来催我交费。(我在路边停了5分钟车,摄录属违章停车)交通队前就可以交钱停车。于是叔叔们又增添了一项豪敛的收入。停车四元,我给了两元,悄悄地对敛钱者说“我不要票,”对方会意地笑笑,笑纳,笑纳,随后装进了自己的口袋。(其实这已是公开的秘密,在一所大医院,存车的大爷们一天的灰色收入竟两三百元)。

   在大厅,为缴罚款,早已排上长长的队。可能是每个进贡人都不是一条违章,我前面的姑娘18条违章。用她的话说,都不知咋犯了错误?我们的城市,摄像头已天罗地网,任凭你在路上还是在商场,银行,学校,饭店,公园,,,,,,。就差安在澡堂和茅房。人,无处不在被监控之中。向天问:哪个混蛋发明的摄像头?

  向警察叔叔递上证件的时辰我已经足足排了两小时,面对窗口我卑膝地弯下了不屈的腰。电脑无情地记录了我的车两次违章。闯禁行和压白线。照片图片清晰可见,连我老脸上的疙瘩都历历在目。我不明白,同是摄像头,叔叔们破获刑事案件中截取的犯罪嫌疑人的画面咋就这么不清晰呢?所以才有我们的公安每当破获一起案件后一定会自豪地炫耀:我们多么多么的艰难办案,视频影像多么多么滴模糊。叔叔们也就多么多么的伟大卓绝。

  罚三百,加上我在七月一日以前的违章共600元。扣三分。我无话可说。这两次违章是我拉着有朋自远方来的外地博友走马观花时犯下的罪行。这个罪没有预谋,属于“忽忽悠悠就瘸了”,我必须承担由此而来的惩罚。

走出叔叔们辛勤工作的辖区,抬头望了望刺眼的太阳,我感到心里阵阵发冷,身上犯起鸡皮。忙钻进车里,找个银行去交钱(交管局那叫一个廉,为了国家的利益,秉公执法不收款)。离区队100米的路口处向右拐,怕银行关门,又犯了急脾气。我驶向自行车道,妈呀,抬眼望摄像头威严地对准了我,我又一次屡教不改。我拍打着方向盘,长时间按住喇叭,向天呐喊:太阳,你咋不叫“日”啊,,,,,,,,。

 

                                2012,8,25于交完罚款回来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